屋頂上的綠寶石第7-8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

来源:人气:0更新:2021-07-22

劇情吧 時間:2015-07-01 10:28:59

屋頂上的綠寶石第7集劇情介紹

念中不堪自己不是碧霞親生的打擊,在街上亂奔,想起碧霞。碧雲在碼頭,要送別將上船的碧霞,兩姊妹萬般不舍,念中尋至碼頭,不巧碧霞已上船,念中萬般不舍,只好遙對着船上的碧霞,着其保重身體,並謂自己會照顧自己,叫碧霞不用為己擔心,碧霞見之孝心,大為感動,碧霞與念中二人皆為此落淚。

夜,念中與碧雲在房中,碧雲向他訴說唐家種種,但念中不以為然,只是不住想起以往的海南風光,又想起碧霞與家琦等。

家琦冒雨在周家屋頂上想着念中,聶凱找着家琦,勸之散心。二人遇上返抵海南的碧霞,二人不見念中,大惑,碧霞只道念中會逗留上海,不再回來,二人不料,大感錯愕。

翌日早餐,念中又與唐世傑打照面,只見唐世傑一派闊少嘴臉,對念中與碧雲更不放在眼。碧雲問念中可有計劃將來,又謂可代安排出國讀書,念中不領情,誤會碧雲嫌棄他,更坦白自己已知碧霞是其生母,但心中只當碧霞是母親。念中決絕,碧雲心下惆悵又心傷,只道母子之事不可讓唐家眾人知道真相。

家琦往菜市場,不見碧霞菜攤,始知碧霞已退攤。好奇下往周家訪之,始見聶凱正照顧着病重的碧霞,碧霞病得凶,竟咳出血來,聶凱與家琦睹狀大驚,馬上送之往醫院。家琦強裝笑臉,與聶凱一道照顧着體弱的碧霞。聶凱知家琦有心事,使盡耍寶功夫逗家琦開心。碧霞自知所剩時日不多,心內卻掛掂着念中。

唐家主人唐起山返家,與念中打照面,念中滿有心事,只冷淡理睬起山。碧雲忙為念中說話,只道念中是其姊之子,暫時寄住於此。唐起山豪氣,只道唐家供得起念中衣食,卻責碧雲要顧全唐家身份,不要再招惹無謂人等,更着碧雲落力打點與世交凌家父女的飯局。

凌家大宅上,凌信夫與其凌佩妤剛自印度尼西亞遷至不久,凌信夫着女兒記緊到唐家赴宴,也好見見唐世傑。原來凌信夫與唐起山為商場上的朋友,凌家與唐家向為世交,生意上頗有往來,而凌佩妤與周世傑更是青梅竹馬的好友,兩方家長見大家門當戶對,二人又像頗相處得來,早有意思撮合二人。雖然佩妤對世傑感情頗好,但口裡只說要先把書念好,才想其它,敷衍着父親。

唐氏企業大樓內,剛於外國讀書回來的世傑正百無聊賴,好感納悶。雖身有高職,卻對未有獲派重要工作而頗有怨言。當他找着小秘書出氣之時,卻遇上路過的唐起山,起山聽得他欲求有工作表現,遂將幾份有關企業將來發展的計劃書交予世傑,着之全權負責,豈料世傑一知計劃關係重大,竟又怕起上來。起山見之大笑,道出自己真正的商場計劃,原來唐起山目光放於凌信夫的企業,更謂只要世傑能與佩妤結婚的話,凌家的企業就手到拿來。世傑只道自己對佩妤情真,真心喜歡佩妤,其父更稱此事沒相干,更囑之大力追求,全力支持。

飯局夜,凌家父女,唐家一家與念中等在唐家大宅晚飯。眾人閑話家常,大呼熱鬧,唯念中滿有心事,對眾人冷淡。遲到的佩妤見陌生的念中,好奇下問之,碧雲替之介紹,更說念中懂得拉琴,佩妤熱情的央念中拉琴,念中卻冷淡響應,更無禮的離席,弄得場面尷尬。

散席,信夫與起山等特意撮合世傑與佩妤約會,佩妤作弄世傑,事事與之作對,世傑少爺脾氣發作,只道自己誠意待佩妤,佩妤貪玩,要世傑送車顯示誠意,又要世傑用車追到自己的機車,才肯約會。是晚,世傑隨佩妤到酒吧與其友消遣,世傑不勝酒力,醉倒一旁,連錢包跌在一旁也不自知。

翌日,世傑發覺遺失銀包,竟認定是念中所為,氣衝衝挾佣人到念中房間搜贓,碧雲替念中解圍,卻招來世傑輕藐,落得不歡而散,念中對此自覺屈辱。

世傑駕着剛買的新車往訪佩妤,佩妤卻只道之前是戲言,沒想過世傑竟將此當真,又將之前其朋友在酒吧中拾得的世傑銀包交還,世傑不料會如此,卻又拿她沒法。

上海外灘上,佩妤徑自在閑盪,以數碼相機拍照,卻在相片中隱約間見到念中。原來念中滿肚怨屈,又掛念着碧霞,正蹓躂着散心。是夜,凌信夫責佩妤不應以買車一事對世傑開玩笑,佩妤只道是世傑愚蠢,又不值他事事要其父相詢的個性,不喜歡他沒主意,只道自己將來的意中人,要是個能靠自己創幸福的人。

唐起山知世傑買車討佩妤歡心,並未怪之,更是對之大力鼓勵。適時,念中返家,世傑再見念中,雖知銀包不是他所偷,卻又不與他打話。碧雲關心念中,着他出國讀書,念中誤會碧雲嫌棄自己,冷言對待,碧雲傷心。念中思前想後,終決家留書出去,返海南老家。

當念中返抵海南老家時,卻不見碧霞蹤影,適時,聶凱至周家,念中與聶凱撞個正着。

屋頂上的綠寶石第8集劇情介紹

當念中返抵海南老家時,卻不見碧霞蹤影,適時,聶凱至周家,念中與聶凱撞個正着。念中始知碧霞病重。

聶凱帶念中趕至病房,碧霞見日夜思念的念中,乍喜之餘,又惱之返回海南,大責之,只遣念中於房外,不准念中進房探自己。念中不忍逆碧霞意,只好待在病房門外,聶凱遂陪念中於房外等候,竟等了近一日,聶凱見念中一整天來滴水不沾,怕他捱壞,使計耍寶要念中往陪吃。就在此時,碧霞知念中在外等了一日,心下凄然。聶凱不解念中往上海後的巨變,念中也不知如何應對。

遠在上海的碧霞忽收到醫院急電,馬上趕赴海南。碧霞於病房外遇上念中,錯愕之餘,已搶奔入病房,碧霞正病危,人將瀕死,只着碧霞一定要帶走念中,好好照顧,更謂只有如此自己才會瞑目。念中聞言大哭,只道自己將如碧霞所願往上海,碧霞彌留之際,只道碧雲與念中俱在身邊,死而無憾,言罷,含笑病逝。念中不堪打擊,失控暈倒。

不久,碧霞的喪禮已辦妥,念中也將隨碧雲赴上海。碧雲往訪聶家,謝過他們對喪禮的幫忙與一路對碧霞的照顧。念中即離開海南,臨別前特與聶凱同到校園重游,聶凱只嘆息三人上同所大學的約定未能如願。念中在操場聽得琴聲,遁聲走去,竟在音樂室找着家琦。念中遇上家琦,二人間氣氛尷尬,家琦問念中何時給他答案,適時,聶凱至,念中見聶凱與家玻的默契,心情複雜。家琦忽生感慨,不知三人將來會如何,眾人也忽生感嘆。聶海生趕至,促念中趕乘飛機。

碧雲與念中上車趕飛機,聶海生見之車輛豪華,猜度碧雲是上海的富有人家,家琦與聶凱聞言後一陣沉默,若有所思。是夜,家琦與聶凱開溜,家琦心中有事,悶悶不樂,原來他擔心念中去到上海後,會因身份與環境等轉變而忘了他們,聶凱只道念中不會,不住逗着家琦。

身在上海的念中到處蹓躂,心卻掛念着海南,不住回想以前與碧霞,家琦,聶凱的舊事。念中在戲院遇上佩妤,念中滿懷心事與愁緒,對之冷淡,佩妤只對之好奇。湊巧,世傑找着佩妤,要請她到高級法國餐廳用餐。

原來世傑為討好佩妤,特意重金包下餐廳,在餐廳悉心佈置,又請來多位樂師。誰知佩妤只覺他造作,對之更是反感,刻意留難他,只道自己今晚想吃家常小菜。

世傑為逗佩妤,向來不懂家事的他卻硬要入廚,在唐家請佩妤試他的手藝。佩妤吃着世傑的菜,只覺不堪入口。適時,起山與碧雲返家,世傑又出言頂撞碧雲,碧雲尷尬語塞。佩妤不滿世傑待碧雲如此,世傑只道碧雲不是自己生母,也不會與之示好,且向佩妤道出自己的童年往事。

世傑與佩妤在庭院撞見正拉琴的念中,佩妤大方的打招呼,念中卻依樣冷淡,一言不發就走了,佩妤對之更是好奇。念中返房中,見綠寶石,又睹物思人的想起了家琦。

日,聶凱往找家琦,更帶之到鬧市,原來聶凱儲了幾個月錢,要送家琦生日禮物,家琦不欲他花錢,卻不巧遇上梁蕊與梁蕊友人經過,聶凱忙開溜,走前約定要於生日夜與之慶祝。

家琦與梁蕊與其友到咖啡廳,梁蕊早送了生日禮物洋裝予家琦,又要友人替家琦留意富有的對象。梁蕊又道家琦生日夜要梁蕊因替友人送行而夜歸,家琦卻心不在焉,看見咖啡廳樂廳拉琴,腦海又不期然想起念中。

起山很關心世傑與佩妤的發展,向世傑問二人相處如何,又責怪世傑不應於外人前待碧雲如此,應顧全體面。世傑只道自己無法向碧雲示好,更不能當她是母親。起山卻道自己只當碧雲是充撐場面的道具,更教世傑應用商場上的虛偽。

唐家父子與凌家父女同午飯,起山借意說起生意來,信夫卻不為此多談。眾人談到佩妤卻到紐約念書,世傑聞言,又謂要到紐約陪佩妤。佩妤沒好氣,對之盛情不領情。

是晚,佩妤責父說漏了赴紐約之事,生怕世傑真會隨己往紐約。笑談間,佩妤只道想到英國念書,又彈琴逗父親開心。

家琦生日將近,聶凱往找家琦,約定必與她慶祝。夜,家琦獨留房中,望着聶凱謊稱代念中還己的寶石,又想起念中。對鏡試穿其母送的洋裝,背後拉煉卻拉不上,適時,房外的廣良入房,稱幫忙拉上拉煉,家琦大驚,以為廣良意圖不軌,一輪功夫下,只好出走。

家琦與門外遇上來訪的聶凱,慌亂的家琦着聶凱快帶之走。路上,家琦傷心大哭,嘆自己生日諸事不順,母親與念中俱不在,聶一聽此言,心下絞痛,逗着要帶家琦去看生日禮物。適時,念中返抵海南,手中緊握着綠寶石。

相关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