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那道彎劇情介紹(1-20全集)

来源:人气:0更新:2021-07-10

故事發生在山西、陝西和內蒙古交界地帶的一個叫石牌村的地方。

背靠陰山餘脈,面對黃河大彎的石牌村人一直過着貧窮而封閉的生活。民風淳樸,靜謐安閑,儼然一個世外桃源。進入新世紀門檻,一條高速公路繞山而過,打通了石牌村和外界的通道,也打破了這裡的寧靜。

村裡要將散落在溝溝壑壑的人家歸攏在一起,在高速公路旁建新村。村民們在公路邊搶灘占地,不亦樂乎。村裡用徵地的錢蓋起了小二樓,村長李會山決定把原來村委會辦公用的破宅院騰還給喬家人。這個大宅院解放前就是老喬家的宅院,土改時候沒收歸公,當時把喬家人趕到了地坑院。現在,全村人搶地盤搶紅了眼,李會山將老實巴交的喬家人安排回了老宅子,因為在高速公路邊上再給喬家兒孫批宅基地也沒了地盤。

有權有勢的李家人都能在公路邊占個好地盤,出進方便,還可以靠着高速公路做些小買賣。可是,喬家人卻要搬到山根下的老宅院住。喬家老宅院年久失修、一度輝煌的老宅子的椽檁石條都讓村民們拆得四零五落了,喬家後輩兒孫不願意要這個破宅院,和村長李會山發生了矛盾衝突。可是,喬家老爺子決定搬回老院,就是花再多的錢,拼了老命,也得把這老宅院修複好了,得對得起祖先。結果,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喬家人修複老宅院的時候,發現了老宅院地窨子里有財寶。李會山一看見這白花花的元寶、銀元,趕緊摁住了,下令要把地窨子用水泥沙漿添了,讓村裡的治保二十四小時看着,等待着請示上面看怎麼辦。

喬家人覺得窩囊,過去住的地坑院被高速公路填埋了,現在,住在這個老宅院里,卻成天讓人當賊防着,鬧得喬家一大家人住也住不成,搬也沒地方搬。一家老小獃在老宅院的耳房裡,尷尷尬尬怎麼過日子?這算什麼事兒!何況,地下的財寶是喬家先人的東西,你李會山憑什麼堵了地窨子,還把喬家人當賊一樣看着?

地窨子里發現了財寶,石牌村全亂了。見錢眼紅的村民整天什麼都不幹了,輪班盯着、等着什麼時候村裡把喬家地窨子里的財寶分了。村裡的路修了一半沒人修了,村裡集資修建攔水壩也叫不起套了,甚至,眼看清明過了芒種來了,村裡的人也沒心事下地了。

村長李會山的女兒李曉蘭愛着喬家的小子喬榮旺,榮旺打算和曉蘭一起考大學,雙雙飛出這個大山捂着的地方。可是,喬家老宅院的這個事情一齣,老人們鬧得不亦樂乎,地窨子的事兒攪起了老一代人的矛盾。在這個平靜的山村,大山掩蓋着的矛盾,根本不是他們這些青年人能夠理解的,往昔的恩怨讓這兩個青年人的感情產生了距離。

村裡的孤老頭子“老炕頭”要撮合着把喬、李兩家結了親,也好了結這些是非。喬、李兩家如果結了親,地窨子的事兒也好解決了。可是,國家政策和法律不是李會山的規矩,也不是一個村長能夠改變了的。李會山的霸道,讓喬榮旺對李家非常生氣。村民們集合村民彈劾李會山,結果,彈劾了李會山,卻沒人願意當村官。

石牌村的村民們從喬家露富的線索中,知道了喬家人這麼多年一直默不露富地在外做藥材生意,已經富甲一方了。村裡人選了榮旺做了村官。



電視劇黃河那道彎劇照

這樣,喬、家李家的矛盾更大了。李會山堅決不同意女兒李曉蘭和喬榮旺來往,曉蘭和父親李會山反目成仇了。曉蘭覺得,父親過去的不光彩不但讓她丟臉,還讓她丟了心愛的榮旺。

軍烈屬老梁家的女兒喜玲很是漂亮溫柔,是村裡的“村花兒”,喜玲一直暗戀着榮旺。現在,李曉蘭和喬榮旺反目了,喜玲這個時候插了進來,窮追猛攻榮旺。榮旺對這個沒了父親的柔弱女孩子很有好感,這個時候,喜玲對榮旺的鐘情,讓榮旺更覺得喜玲可愛了。榮旺在麥收的季節幫着喜玲家收麥子,這是農村青年男子對女孩子示愛的最好的辦法。喜鈴覺得,能和榮旺生活一輩子,就是給喬家當牛做馬,也幸福。

這個時候,李會山家大亂了。會山的兒子李曉奎早就喜歡上了“村花兒”喜玲,結果,由於榮旺和曉蘭關係疏遠了,喜玲插了進來跟了榮旺,也不和李曉奎好了。李曉奎不幹了,曉奎在家裡家外鬧騰得不亦樂乎。眼看著兒子女兒一起和自己折騰,李會山決定加快了要娶喜玲的腳步。李會山趕緊找了二仙嬸,要二仙嬸拿李家的巨額聘禮找喜玲媽,喜玲媽見錢眼開,把喜玲和李曉奎的這門兒親事說定了。

這可把喜玲閃在了半路口,喜玲愛的是喬榮旺,可是喜鈴的寡婦媽卻把她許給了村長家的李曉奎。

李曉蘭知道了哥哥要娶喜玲了,也不擔心榮旺和喜玲好了,倒安心了,一心一意準備考大學,還時常敲打敲打喜玲和榮旺,拿喜玲取笑。

往後的發展,就由不的我們這個故事里的人物自個兒了。喜玲和榮旺、曉奎和喜玲、曉蘭和榮旺,以及曉蘭和喜玲,這些錶面的感情矛盾,最後演變成了飽含着許多血淚和歡笑的複雜故事。

故事的結尾,榮旺帶着村民要把阻礙石牌村通往外面世界的公路打通。可是,種種原因讓這條路修得非常艱難,縣裡的領導根據國家的政策,蔣老宅院里的東西返還給了喬家,喬家人把這筆財產用在了修路上,終於打通了石牌村通往外界的路……石牌村人常常抱怨命運的不公平,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石牌村的生活那麼不如意?黃河古道轉彎也好,改道也罷,無非是兩個原因,一個是人為的破壞,一個是自然的淤積。面對現代化的進程,石牌村人怎麼才能走出“彎道”,步入坦途,這是我們這個戲的內在主題。當然,作為一個通俗文學作品,我們把這個深埋在故事情節中的主題交給了充滿希望的新一代農民用行動來完成。也正是榮旺和他的伙伴們從石牌村過去的恩怨和現實的殘酷中,體悟到了一個真理,那就是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全靠自身的努力。榮旺看到了父老鄉親的悲劇正在他這代人身上延續,如果不改變這種現狀,所謂的幸福也只是一紙空談。

老輩們的恩恩怨怨,年輕人愛情生活七拐八彎,以及,年輕人為了愛情的血淚與歡笑,為了改變家鄉面貌的努力與艱辛,在這個小小的村落里開始上演着一幕幕獨特的現代悲喜劇。這也構成了這個故事的雙重矛盾敘事結構。

相关剧情